先让我们直面一个显而易见却总被忽视的事实:

  • 几乎所有评测机构、所有导购网站,都是或将是企业立场。

在每一次商品选购中,企业和消费者都像是在玩一场游戏:一方费尽心机地伪装、怂恿、布下陷阱,希望尽可能多地圈住消费者,另一方小心翼翼地张望、打探、避开坑洞,希望找到预算与需求的最佳结合。

如果我们身上存在某个可以被人利用的弱点,从而能给欺骗者带来超额利润,那么在欺骗均衡中,一定会有某个欺骗者利用这个弱点获得这种利润。
来源:《钓愚:操纵与欺骗的经济学》- 乔治·阿克洛夫、罗伯特·席勒

评测机构在这场游戏中扮演什么角色?是向导,是带领消费者走到目的地的人。但各位有没有想过面前带路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付他工钱?是你自己,还是市场中某位好心人?记住:谁出钱就为谁办事,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为什么开头说「几乎所有」,而不是「全部」?因为除了那些占据各大信息渠道的企业代言人外,还有一部分真正消费者立场的组织,比如美国的 Consumer Reports,英国的 Which?、德国的 Stiftung Warentest、澳大利亚的 Choice、香港的《选择》月刊,常看我文章的朋友,估计都能背下来了。

正如国家有联盟,消费者组织也有自己的联盟,如 BEUC(欧洲消费者组织)、TACDCI(国际消费者协会)和 ICRT (国际消费者研究及试验组织)。在众多联盟中, ICRT 是唯一一个专注于独立商品测试的组织。

ICRT 源自 1968 年荷兰和比利时之间的联合测试,在更多国家加入后,1972 年,该项目被命名为 ETG (欧洲测试组织)。

到 1974 年,ETG 已经有了 12 个成员组织,绝大多数是西欧和北欧国家。1982 年,ETG 的秘书处搬到伦敦,开始组织更多的联合测试。1990 年,ICRT 在 ETG 的基础上成立。第二年,第一个由 EC (欧盟委员会)资助的 「欧洲比较试验」项目完成。

1992 年,第一份 ICRT 指南发布,用以指导各成员组织的商品测试。1995 年,ICRT 参与制定 Euro NCAP(欧盟新车安全评鉴协会)的汽车碰撞测试。2002 年,北欧测试组成立。2004 年,美国 CR (消费者报告)加入 ICRT,同一年,亚太地区组召开会议。

2010 年,中欧地区组和东欧地区组成立。到 2017 年,ICRT 已经有超过 35 个成员组织,是全球最大的比较试验联合组织。

消费者的复仇者联盟:ICRT(国际消费者研究及试验组织)-器物与我
各国的 ICRT 成员,数据来源:ICRT 官网

单个组织受限于资金和设备,很难完成大型产品或某些项目的测试,参与 ICRT 的好处之一,便是可以共享实验室和专家意见,并与其他成员分担测试费用。

ICRT 在全球范围使用 60 多间的实验室,每年组织约 50 个大型联合测试和大量小型联合测试,测试的产品多达数千种。香港的消费者委员会与 ICRT 合作超过 20 年 ,有不少大型产品测试都是透过 ICRT 进行。

ICRT 组织评测的产品十分广泛,从洗衣粉、矿泉水到电视、电脑,无所不包。这些评测大多遵循统一的规范,如 ICRT 的内部指南,CI 的「比较试验工作指南」,以及其他国际消费组织通行的评测准则。

这些评测标准规定了抽样、特性选择、试验程序、试验方法、结果评定和结果表述等等细则,其中「抽样」一项严格规定样品必须由工作人员模拟消费者从市场购买,不接受厂商提供的产品,以免测试样品和市售商品不同。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不接受商业广告和企业投资,对一个机构而言,等于判了死刑。然而并不是。ICRT 成员大多属于非营利组织,非营利不代表不盈利,它们的收入主要来自:读者捐赠、付费订阅和政府拨款,如美国 CR 主要依靠捐赠和订阅,而香港消委会除了有来自订阅的收入外,每年还从政府获得大量拨款。

消费者的复仇者联盟:ICRT(国际消费者研究及试验组织)-器物与我
国内的 ICRT 成员,来源:ICRT 官网

要成为 ICRT 的成员,必须能够证明自己的财务和编辑独立性,独立于商业、工业和政党,还必须有能力开展商品研究和测试项目。

香港地区有一个 ICRT 成员:「香港消委会」,它创立于 1974 年,是香港的一家法定组织,主办一份名为《选择》的月刊。

大陆地区最早加入 ICRT 的是上海的「消费明鉴」,由一对中美夫妇创立于 2010 年,测试过的产品不算多,主要集中于母婴用品、个人护理和电子产品。

几个月前深圳消委会也宣布加入了 ICRT,不过目前 ICRT 官网信息还未更新,成员列表中还没有它。

在我所知范围内,除了 Consumer Reports 、Stiftung Warentest 这种老牌评测机构,很多 ICRT 成员都不算出名。这是为什么?我个人的推测是:

  • 评测报告大多需要付费查看。

  • 评测报告中数据和术语较多。

  • 消费者立场与企业立场的对立。

ICRT 成员站在消费者这一边,不接受商业广告,很少与企业合作,这种「态度」和「立场」不可能受企业欢迎。所以它们在传播方面的助力很小,比如 CR 刚创立时,就有 60 多中出版物拒绝刊登它的募捐广告。

此外, ICRT 成员的评测报告大多需要付费订阅,对习惯了「免费内容」的人们来说,简直是「抢劫」。殊不知,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媒体和互联网的话语权,几乎都被企业和资本掌控,而来自生存和竞争的压力会改变机构的底线。对很多机构来说,事实有利就陈述事实,谣言有利就散播谣言。

在缺乏良好监管的市场中,那些道德底线更低的企业最终会战胜那些有良知的企业。尽管基本的社会伦理规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这种趋势,但是最终也无法抵御来自市场竞争的压力。
来源:《钓愚:操纵与欺骗的经济学》- 乔治·阿克洛夫、罗伯特·席勒

虽然 CR 已经战斗了 80 余年,但在商品市场,企业与消费者的力量依然悬殊,如果不是有像 ICRT 这样的消费领域的「复仇者联盟」存在,劣币恐怕将驱逐所有良币。

主要信息来源

注:ICRT 的全称为「International Consumer Research & Testing 」 ,一般译为「国际消费者研究及试验组织」,或「国际消费者研究及测试机构」。

International Consumer Research and Testing

參與國際合作測試本港消費者受惠 – 香港消委会

《钓愚:操纵与欺骗的经济学》- 乔治·阿克洛夫、罗伯特·席勒

深圳市消委会成为中国内地首个加入ICRT的消费者组织 – 中国消费者

香港消委会年报

消费明鉴

扩展阅读

评测机构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