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是雷锋,更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实际上我偏执、记仇、刻薄,绝不是一个好人。

器物与我,只是一个长期被病痛折磨的人的个人项目。

说句得罪人的话,我其实不太在乎读者想看什么,喜欢看什么,之所以在几乎没有啥收入的情况下写了八九个月、十多万字,只是因为我发现,写作是鸦片。

我的生活极其乏味,厌恶旅游、逛街、聚会,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看书、查资料、买东西。

顺便立个誓,就算器物与我这个项目死在我手里,我也不会把它卖掉或商业化。

很简单,一个抑郁症患者很清楚,钱财是个好东西,但不会带给他太多快乐。

如果非要阐明动机,那就是一个屌丝向绝望生活的报复。

题图作者:Sarolta 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