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饱醉豚:双盲测试与发烧线材信仰

本文作者:饱醉豚,原始来源:简书,转载已获授权。

音响发烧界素来流行各种玄学。天价发烧线材是其中最荒唐的巫术之一。

总有人相信花几千上万元买一段电线是值得的。相信玄学是发烧友的自由,线材商的玄吹也不会触犯法律。线材说明书不会轻易说这条线可以使喇叭的幅频曲线变得更平坦、瞬态响应更好、或者使双信号失真降低,因为这些都是可以用仪器测量的,骗不了人。

所以他们只会用广告和软文告诉你,某条线可以使声场变宽,可以使音色变暖,可以使解析力变高,可以让松香味更浓郁。或者说: “你听过凡登堡线材吗,带来一股来自荷兰的浓浓郁金香味,醇厚醉人简直贵族音色,让人忍不住继续听下去。”这样的描述,没有任何办法用仪器证明他们在做虚假广告。你听不出来,那是你的修为不够,或者这条线不适合你。事实上,总有一些容易被催眠的人可以听出线材广告里的效果。

买天价线材的都是土豪,这点钱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以极低的制造成本卖到几万元,不仅仅是GDP的增值、财富和资金的流动,还带来税收造福社会。从经济学角度看,有百利而无一弊。你无法阻止一个富豪对风水大师的信任,也不该指望动摇发烧友对线材的信仰。但是有些人不愿意看到这种玄学的流行,非要挑战它。

麦景图的工程师Roger Russell 在他的文章《 Speaker Wire,A History 》里详尽介绍了他做的一系列研究,结论是只要音箱线够粗,无论从测量幅频曲线还是听感上都觉察不到区别。除非线又细又长,电阻很高,才会导致幅频曲线的明显变化,而这变化的原因是音箱在不同频率下的阻抗不同导致的。按照他的研究,只要线粗到电阻远小于喇叭阻抗,或者说线材在全频范围内的功率损失不超过5%,那些天价线材和几美分一尺的普通铜线就没有区别。


阻抗


幅频曲线的改变

无论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用多么精密的测量来显示一条纯度99.9999%的6N无氧铜发烧线与一条99.9%的普通电解铜做的电灯线的参数并无明显差异(电阻、电感、分布电容、趋肤效应都差不多),但是丝毫不能说服发烧友放弃对线材的极限追求,一些线材商为了迎合这样的市场,甚至采用“单晶铜线”之类的噱头做卖点。线材商会告诉你:好线材和普通电线虽然电阻、电容和电感是一样的,但是微观结构改变了,金属晶体的结晶方向和晶界会影响微观导电,会有不同杂质之间的势垒电势而影响信号细节,趋肤效应还会影响某些幅频特性。这些话听起来似乎非常高深而符合材料科学的道理。

技术派的工程师说:我拿来测一下,仪器实测结果并没有显示出您说的这些优点。

线材发烧友不否认这些实验室测量结果。他们会跟你说:

 

“声音是用来听的,不是用仪器来测的。我分明听到这条线和那条线音色差别明显。仪器测量不出差异,不等于差异不存在。”

 

真的有很多人听的出来天价喇叭线和一条普通电线的差别吗?事实上,迄今为止,全世界还没有一双金耳朵和一条天价线材经得住双盲测试,真的一次都没有。即使不是去分别线材的档次,仅仅是区别不同的线,那些金耳朵也做不到。

双盲测试指的是主试和被试都不知道自己听的是哪条线。比如说,测试的时候,听音的那个人(被试)被蒙上眼睛,有一个助手换了一条线,播放音乐。然后金耳朵蒙着眼睛进来,主持测试的人(主试)也不看是那条线,只是让被试说说听到的是哪条线的声音。主试和被试都不知道是那条线,这样的测试,叫双盲测试。

在一篇谈双盲测试的文章中,我提到自己年轻时代的玩过的一次尝试。

 

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一些发烧朋友玩过盲测,当时大家搞到的最贵的线是大约2000元一对的音箱线。一个人通过一排开关切换各种线,其他人听音乐打分。结果显示2000元的线和普通电灯花线完全听不出差别。为了试试线到底可以用到多差,我特意找了一条直径0.35mm的漆包线——没错,就是这么细的价值几毛钱的线,代替2000元的音箱线,竟然也听不出什么区别。最后换了一条电阻高达2欧姆的电炉丝上去,终于听出明显的差别了,公认的评价是“宽松了很多,胆味出来了(其实就是高电阻导致阻尼小了啊)。

我以为这个测试结果可以说服那些发烧友,高价线材其实没什么神奇效果,不要花钱当冤大头,因为盲听的结果铁证如山。

出乎我的意料的是:这个结果并没有说服他们。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之所以听不出线材的差别,是因为所用的器材不够高级。音箱价格不到五千,功放不过三千,CD唱机也只有3千元,房间的吸音和扩散都不够。如果用更好的器材,换更好的房间,一定可以听出来的。

 

而且,他们还谦虚地表示自己不是真正的金耳朵,有些真正的金耳朵,即使用我这么烂的器材也可以听出线材的差异。

每当想起这样的场景,我就觉得要说服他们放弃线材神话是很困难的。他们会怜悯我的木耳,以及我试图用技术去阐述音乐的肤浅。

尽管有很多更严密的实验证明那些金耳朵其实听不出天价音箱线的音色差异,还是有很多人为线材邪教辩护。他们通常指责实验设计不合理。典型的批评是这样的:

 

“器材和听音环境不是他熟悉的,蒙上眼睛不符合正常的听音习惯,眼罩还改变了声音在耳朵附近的传播。”

 

如果你改进实验,就在金耳朵熟悉的听音室,不带上眼罩,而是用黑纱幕布遮住器材让被试看不到,他们会这样说:

 

“这黑纱本来就会让声音变模糊,让人无法辨别线材带来的差异。”

 

如果你再改善实验,黑纱、眼罩都不用,只是把所有的线材套上一根粗粗的套管,让不同的线材看起来一模一样,每次换线材时让金耳朵到门外,换好了再进来听,他们会说:

 

“每一根高档线材都是精密的,加上一个套管会改变电容和带来损耗,外套材料本身就会改变线的特性。另外,你让金耳朵进进出出,会干扰他的辩音,何况人的听感记忆只持续很短的时间,你换线材的时间太长。”

 

所以,我觉得需要设计更有说服力的实验。这样的实验必须满足这样的条件:金耳朵是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听他熟悉的器材,听音环境、听音方式都与他正常欣赏音乐一样。

于是我设计这样的测试方法:

用一个继电器转换盒,接上多对发烧线,这些线同时接在发烧的接线柱上,换线控制则用一条多芯线接到隔壁房间,由一位助手按照随机表的数字选择按钮,每过30秒换一次。为了防止换线过程中发生的卡拉声影响听音乐的连贯性,每次按下按钮的时候,程序控制所有的继电器先吸合(也就是所有的线都暂时并联几十毫秒),再释放其他的继电器,只剩下其中一条线联通。这样,在全过程中音乐都是连续的,不会有丝毫中断。

而金耳朵(被试)和测试人(主试),就坐在房间里,每隔30秒根据他听到的声音按一下选择按钮,以记录他听到的是哪条线。

用的继电器会是高档纯银触点,内部连线用发烧线直接焊接到银触点以减少磷铜片或铍青铜之类材料的影响。被比较的线材都足够粗,阻抗几乎一样,远远小于喇叭阻抗,并且确认线材里没有别的猫腻,比如暗藏电感或电容之类。至于测试方法,可以请一个统计学专家来,按照科学实验报告中最常见的α=0.05做显著性检验。只要符合这个检验标准,您要测多少次都可以。

然后,您跟我赌钱么?如果您真能听出线材的明显差异,那么你赢的概率是100%。如果你完全听不出来,只用扔硬币扔骰子之类的随机办法,那么赢的概率还有百分之五。怎么样,这样的赌局绝对是对您有利的,对吧?

如果这可以成为合法的赌局,我会很愿意做这件事。物理学家费曼曾在赛马场利用别人的过度自信赢钱,我也可以利用发烧友对金耳朵与线材的过度自信来赢他们的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